类别:财经 / 日期:2021-07-22 / 浏览:385

(原题目:从内娱“顶流”到品牌“弃子” 吴亦凡财产邦畿缩水几?)

“吴先生,此次是决战”。

7月18日,@都美竹向娱乐圈顶流吴亦凡发出最初通牒,要求其公开报歉并退出娱乐圈,一举将围绕吴亦凡私生活丑闻而引发的言论风波推向飞腾。

事实上,那并非吴亦凡第一次被曝出私生活丑闻,但却是第一次被本钱方“丢弃”。

18日晚间7点刚过,韩束率先亮相,末行与吴亦凡“一切品牌合做关系”。之后不到两天,良品铺子、云听APP、立白、滋源、兰蔻、华帝公司、得保、康师傅冰红茶、王者荣耀、腾讯视频、乐堡啤酒、保时捷、LV、宝格丽等10多个品牌纷繁跟进,声明已暂停或末行与吴亦凡之间的合做关系,后者凭仗流量获得的贸易代言根本丧失殆尽。

按照21世纪贸易评论报导,吴亦凡的单个贸易代言费一般都超越万万元,“大都在1500万/年摆布,那几年有所下降,以前更高,标价2000多万”。

现在品牌方集体解约,吴亦凡显然会失去那笔昂扬的代言费,并且经此一役,其贸易代言价值大打折扣。更为严峻的是,由本身丑闻引发的解约潮,或使吴亦凡面对巨额的违约补偿金。“大规模的解约,若按1500万元的代言费算,需要赔付的违约金至少上亿。”21世纪贸易评论指出。

在如斯短的时间内,吴亦凡从流量顶端跌落,其凭仗流量堆砌而成的财产城堡似乎也已摇摇欲坠。

在@都美竹的爆猜中,吴亦凡十年“赚到二三十个亿”。那一数据或许其实不具参考价值,但透过此次言论风波,审视“顶流”吴亦凡的那些年,足以再一次让公家见识到娱乐圈头部流量明星疯狂的吸金才能。

流量泡沫是如何构成的?

在微博上,吴亦凡的认证是“歌手吴亦凡。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公开材料显示,2012年2月,吴亦凡在韩国做为偶像团体EXO成员正式出场,后于2014年5月正式向韩国首尔中央处所法院申请判决其与SM娱乐公司《专属合同》无效,试图单飞。那时,“加拿大华人”吴亦凡便起头了在中国的“捞金”之旅。不外,前述合同纠纷曲到2017年6月才完毕,至此吴亦凡获得了在世界范畴内(日韩地域除外)拥有自在开展演艺工做及自行委托第三方开展经纪营业的全数权力。

据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粗略统计,吴亦凡自来到中国后,发行歌曲超越40首,参演片子共11部。与一寡国民熟知的歌手和演员比拟,前者并未有一首歌或一部片子出圈,但没人能承认吴亦但凡娱乐圈的顶流。

以吴亦凡去年4月份发行的音乐数字专辑《TESTING》为例,在QQ音乐平台售价为6元/张,目前销量已超越170万张。做为比照,已经叱咤华语乐坛20年的周杰伦,5年前发行的音乐数字专辑《周杰伦的床边故事》,在QQ音乐平台售价为20元/张,目前销量为115万多张。

“那在如今的娱乐圈没什么奇异的,各人都在刷销量,流量明星刷得更狠”。持久混迹“饭圈”的何莹(化名)向记者暗示,有粉丝公会组织,也有一些铁粉本身刷,“一买就买几千张,上万张都有。”

好比2018年,吴亦凡发行首张新专辑时,粉丝集资百万元为其打榜,专辑主打歌在iTunes一天的销量竟然到达1400万张。做为比照,格莱美宠儿阿黛尔的歌曲《Hello》全球累计销量也不外1200万张。

不外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暗示,歌手做专辑其实赚不了几钱,“大头都被唱片公司拿走了”。

与做音乐既不得名又不得利差别,“演员”吴亦凡固然同样难获承认,却是实打实地赚到了钱。在“限薪令”出炉之前,网上曾传播出的一份明星报价表显示,吴亦凡等人出演一部片子的片酬在一亿元摆布。那个价格或许有夸大的成分,但流量明星拿着“天价片酬”尬演早已不得人心。此前多位片子导演公开埋怨,大牌流量拿走了太多片酬,招致片子造做跟不上,但又不能不向流量“垂头”。

据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统计,吴亦凡出演的11部片子累计票房近35亿元,而豆瓣评分均匀仅有5.2分。

此外,参与实人秀等综艺节目也是吴亦凡的一大吸金利器。

据统计,2015年至今,吴亦凡先后参与过9档综艺节目,此中《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等现象级综艺更是为吴亦凡揽获巨额出场费和大波流量。有业内人士暗示,2017年《中国有嘻哈》“搞定吴亦凡用了1个亿”。

当然,在流量为王的时代,本钱逃“顶流”吴亦凡趋附者众不成制止,那也间接促成了其另一重要的收入来源,那就是我们开头所说的贸易代言。

相关统计显示,吴亦凡自2014年与陈伟霆一同代言腾讯应用宝起头,至今已代言过近50种品牌,正如斯次同他解约的品牌方一样,中凹凸消费品均有涉及,并且越靠后品牌方越是出手阔绰。好比,LV与吴亦凡签下的三年代言合约,总价值高达2000万美圆。

在流量和本钱彼此逃逐之间,吴亦凡的身家到底几何很难说清晰,但与回国之初比拟,天然是不成同日而语。福布斯发布的2017年中国名人榜显示,吴亦凡昔时的收入到达1.5亿元,排在榜单的第十位,而那间隔他来到中国开展也不外三年时间。而到2020年时,吴亦凡在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的排位升至第八。

隐藏在明星死后的贸易邦畿

在演艺圈,被投资者和投资者两种角色共存于明星身上已是常态,吴亦凡天然也不破例。

凭仗着流量积累起来的本钱,吴亦凡也起头规划本身的贸易邦畿。2018年,吴亦凡与小米生态链公司幸运如我(北京)珠宝有限公司合做成立天津星运文化开展有限公司,持股45%。

半年后,吴亦凡退出星运文化股东行列,其股权由其母亲吴秀芹与表哥吴林代持。启信宝显示,目前除了幸运如我及其联系关系公司外,星运文化股东还包罗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泛音堂股权投资办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别离持股43%和2%,而那两家公司实控人别离是吴秀芹和吴林。

事实上,在吴亦凡的演艺生活生计,吴秀芹和吴林饰演着重要的角色,配合修建了吴亦凡家族的贸易邦畿。

公开材料显示,早在2014年,吴秀芹就在香港成立凡世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15年改名为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目前仍为存续形态。其间,吴林先后成立上海凡世文化传媒工做室、北京中鼎鸿博电气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亦聚影视文化工做室,为吴亦凡在中国的开展奠定铺路。

记者查阅启信宝显示,吴亦凡共联系关系4家企业,但目前仅剩厦门亿和云起文化传媒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存续形态,新沂亿禾影视文化工做室(有限合伙)、长兴亿和影视文化工做室(有限合伙)和长兴和纵影视文化工做室(有限合伙)均已登记。

而吴林做为实控人的企业还有7家,包罗3家传媒公司、2家股权投资办理合伙企业、1家传媒工做室和北京中鼎鸿博。

值得一提的是,在星运文化名下,吴亦凡推出了潮牌“A.C.E”, 以期打造顶流潮牌。但事与愿违,还因订价、用料、做工、设想等遭到很多量疑。

此外,吴亦凡还在去年颁布发表成立音乐厂牌“20XXCLUB”,本年4月成立了“20XX Racing车队”,并颁布发表将以老板和选手的身份参与2021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

不外,目前来看,吴亦凡大要是没有精神考虑那些,究竟结果围绕他的那场言论风波不会再像2016年那样莫明其妙地过去。

最近发表